磐石市实验北校教师陈静

  • 来源:磐石教育局 2019-08-26 12:52 【浏览字体:      】  【  打印  】

 

二十年的班主任生涯,让陈静老师深深地体会到:宽容、理解、尊重学生并不是教育的全部,其实批评更是一种教育,一种爱。

记得那天的语文课上,为了让学生理解“其貌不扬”这个词,陈老师让同学们来造个句子。这时班级中有名的“大魔头”——小鑫举手了。之所以称之为“大魔头”,因为他是班内出名的捣蛋鬼,经常与老师顶撞,让每位老师都头疼不已。

“好,小鑫!”陈老师赶紧叫他,想给他一个机会,也趁机表扬一下他,进而拉近自己与他的关系。

“我们的新班任其貌不扬。”

什么?他竟然当众挖苦老师……吃惊、尴尬、愤怒一刹那涌上心头。胸中就像一座活火山马上就要喷发了。不行,这是课堂,老师发火、责骂,他要是硬顶怎么办?想到这儿,陈老师定了一下神儿。暗自提醒自己:这是课堂,稳住。全班同学都看你的表现呢!稳住、淡定……

“小鑫,这个句子造得很流畅。”陈老师向小鑫投去了肯定的目光。只见他满脸得意,不可一世的样子,似乎每根头发都是一面胜利的红旗。“但是,大家想象一下:什么样的长相才能称得上其貌不扬呢?”同学们纷纷议论起来。不一会大家统一起来:其貌不扬指那些长相平常甚至有些丑陋的人。“老师的长相怎么样呢?是不是让你们看了有呕吐的感觉呢?”“不会!”同学们都摇着头异口同声地说,并不时地瞅两眼小鑫,表示对他的不赞同,似乎也在期待着什么。

“看来,句子中的‘其貌不扬’不合实际,用词不当!”陈老师语气坚定地说。她停了停,把目光投向小鑫。同学们的表情也由温和转向严肃,而且教室里出奇的静,似乎暴风雨就将来临。

“如果我真的长相其貌不扬,你不喜欢我,我们可以课下交流,老师也真诚地欢迎你提出意见。但是,如果你想利用课堂提问的机会来挖苦讽刺老师,我不但不能接受,我还要对这种做法提出严厉的批评。”陈老师加重了语气,目光紧紧盯着小鑫。只见他把头低得不能再低了,似乎脸也红了起来。

“课堂上,老师不仅希望看到一个踊跃发言的小鑫,更希望看到一个懂得尊重老师、尊重的课堂,更尊重自己的小鑫。因为尊重老师是一名学生最基本的行为规范。”

教室里静悄悄的,只有风轻轻吹打窗帘发出的细微的声响。陈老师又顿了顿,语气平静下来,说:“哪个同学能用‘其貌不扬’造一个恰当的句子?”大家都在思考着,这时小鑫又一次主动站起来:“老师,我再造一个……”陈老师笑了,再次向他投去了肯定的目光。这时陈老师发现他的目光是那么纯净与明亮。

课堂上老师在处理突发事件时,往往都迫于尊重学生,给学生面子,而不要自己的面子,委曲求全。这是一种大爱,但我认为这是溺爱,这是走进了纵容、包庇的误区。现在似乎一提到问题学生的教育,就是老师的宽容、博大、理解和尊重。从而放弃批评,尽量去表扬,去呵护,去包容。甚至有些学生当众冒犯时,也会强颜欢笑地附和学生。这是教育者的悲哀。什么时候师道尊严都不能丢。

教师以身作则教育学生与人为善,宽以待人固然不错,但并不意味着不要尊严,一味纵容包庇。就拿这节课来说吧!陈老师完全可以以一句:“老师长得还挺可爱的吧!”来自嘲地打发过去。但是她没有这样做。因为那样就等于纵容了小鑫,纵容了同学对老师的不尊重之风。所以她义正词严地批评了他,及时有效地遏制了班级里不尊重老师的风气。

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说:“老师如果能在需要生气时候就生气,甚至比和颜悦色还更有效力。”在课堂内外事件的处理中,老师决不能再无原则地“宽容”、“尊重”,而应做到刚柔相济,宽严结合。该批评时一定要批评,因为批评也是一种爱。